生命中不能承受之殇(1)如何让我们的孩子安全、有质量的成

  

  近日,上海携程托幼所老师虐童事件在网络上迅速发酵,一时间迅速激化了携程亲子园与家长之间的矛盾,也激起了网民们的集体愤慨。

  值得深思的是,对此次事件负主要责任的周某在视频中,并未担任清洁的职责,而是在帮助孩子穿物,参与到儿童游戏、吃饭的生活活动中。

  她有相关资质吗?有保教能力吗?答案是没有。周某的职务是后勤保洁人员,根本不具备幼教资质,甚至连保育员都不是。但是为何她能够参与到亲子园的保教工作中来呢?官方给出的答案是——“顶岗”。对于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亲子园来说,保洁人员随时随地需要帮忙顶岗,从事部分保教工作。但是,他们却从来没有受过相关的教育和培训。

  而全程目睹事件过程的老师们,是经过3-4年专业系统培训的人才,尽然对此也视若无睹。我们在扼腕痛惜的同时,是否也有考虑过“为什么”?这些人是、怪胎、没有良心、冷血无情的机器吗?但事实上,记者在采访招聘周某的老师时,他们对周某的印象是“我们感觉,这位阿姨还不错。而且,在工作期间,还得到了部分家长的好评。撇开这个事情,她还是积极卖力的。”那到底是什么,让他们成为人人喊打的“过街老鼠”?

  对于这个问题,我们首先从家庭幼教的现实角度来看,对于一位年轻的母亲带亲生孩子的过程中,绝大多数都会被自己的孩子折磨到“崩溃”。因为四岁之后的男孩,越来越体现出他们的“魔性”,绘本《大卫不可以》,生动地写出了第一阶段男孩的“顽劣”。从进化角度讲,三四岁男孩的四处探索、翻箱倒柜、不得安生,就是部落男性必须具备的能力,在童年阶段得到提前训练,这是人类的本性使然。在他们的世界观和认知里面,对于规则和秩序感知十分模糊,尚处于探索阶段。经常有朋友向我抱怨:生个孩子出来太可怕了,当他们可爱的时候真的像天使一样动人;一旦变身恶魔,你分分钟想大耳刮子把他呼墙上去!

  从幼教园所的现实角度来看,对于从事保教工作的老师来说,教育工作艰难而现实——因为只有真正站在亲子园的教室里,你才能真切发现自己所面对的不只是一个“大卫”,而是一群“大卫”……另外,还要再加上许多“小公主”、“ 大公主”。很多刚踏出学校大门的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的年轻学子们,起初都是怀揣着无限憧憬与热情友爱,信心满满的步入园所。但在实际工作面前,经过长期无情打磨的她们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现实:信心与责任已消耗殆尽,取而代之的是大声吼叫,暴力惩罚。这样手段颇为简单有效,而且省心——其实,这些都只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。但即便知道是毒药,对于只有常人承受忍耐力的她们,又能怎样?所以,这些在常态下“获得好评”、“积极卖力”的好老师们,在自己的内心临界值被突破之后,便会化身为比“大卫”更加“大卫”的人,用以管理“大卫”。

  我们不得不承认,无论任何时期,任何国家或民族,天生就拥有超常耐心与承受力的人,少之又少。绝大多数人都是心随境转,内心与行为都是随着外界环境变化而跌宕起伏。这,是整个人类的共性。

  作为常人,我们理解幼教老师心理环境所承受的巨大压力。而且在现实中的任何行业都存在良莠不齐的状况,都会有发生个别人士与个案小概率事件。其实绝大多数的幼教老师们,都是称职善良而且富有爱心的。所以希望全社会与家长们理性对待,不要扩大事态,迁怒于自己孩子的园所,切勿以偏概全,枝叶障目。我们更多的是要警醒、预防与改进。

  首先,对于幼教老师而言,要增加从业前的专业化培训——即,面对“大卫”和“公主”的心理承受能力培训,在培训之后才有资格胜任入园岗位。这就类似当年考驾照之后就上路的人,多因实战经验严重不足,而被冠以“马路杀手”的恶名。之后就出现了考证后必须通过一段时间的陪练,以消除缺乏实践所造成危险隐患的补救措施了。

  同理,我们在面对如此具有挑战性的工作的同时,真正、确实有必要通过更为有效的实践心理课程,来夯实每一位初出校园的幼教老师的内心,最大程度的提高心理承受能力、心境转化能力,以及包括法律意识等等,以确保幼儿园所更为安全性。

  而现实中却因为幼教师资的缺口巨大,幼儿园如同抓壮丁的急需老师,希望幼教学生毕业就上岗!上岗马上就进入状态!瞬间搞定一个班——那二三十个足以折磨死亲妈的“大卫”和“公主”们。同时家长也因为幼教资源的短缺,好不容易进了幼儿园,有了老师,管他年轻不年轻,经验多少,反正有了老师看护了,自己脱离了“大卫”和“公主”的“魔爪”,心中欢喜还来不及呢,在选择园所时候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。

  幼教作为整个产业链中最前端、最重要的环节,其好坏盛衰都与其他后面的环节息息相关。幼教之后K12的过于优势化,必然会降低幼教老师的内心价值感。进而,被幼教老师草率鲁莽带大的孩子们步入小学,一样会增加小学老师的教学压力与施教成本。这样整个社会的教育成本无形中便会被整体拉高,最终受到利益伤害的,还是我们的家庭,我们的父母,我们的孩子自己,当然,也包括我们的国家。

  人类共性的问题,我们解决不了;幼教机制的问题也绝非一日之功,很多事情不是园所可以决定的,园所和老师对家长的影响也是有限的。现实的确如此,但对于国内的幼教园所来说,可以避开人类共性与行业机制,通过另外简单可行的方式来缓解或者解决这一难题。

  目前国内,已经有了一套可以有效防范类似事件,从儿童发展评估角度来管理、规范园所的方法体系。这套体系叫做:儿童发展观察评估体系,Children Development Observation Rating System,简称CDORS。并且,国内已经有很多幼儿园在使用这套评估体系了,用来监测园所的保教水平和质量。

  这套体系的优势在于,通过评估结果的分析,发现幼儿园教育教学、物质条件创设等诸多方面存在的问题,并寻找解决方案,将儿童发展与幼儿园保教质量进行更好的结合。不仅为园所提供硬件方面的质量提升方案,关键还能为老师们提供专业的保教培训,提高职业水平与能力。同时,在进行儿童发展评估的过程中,全园植入监控设备,通过人工智能的技术应用,一方面帮助园长及教师捕捉儿童在园情况,评估儿童发展水平。另一方面,有助于管理者了解教师教育教学水平,监控师幼互动情况,杜绝不良行为发生。

  目前国内很多园所都安装了监控设备,但真正提高幼儿园所质量的,不是密密麻麻的摄像头,而是幼儿园所的教师水平、园所的管理质量。即便,在天眼遍布的区域内,恶劣行径不再发生了,那么我们孩子的家长仅仅满足于不受到伤害就可以了吗?我们把自己的骨肉送到园所,难道不是为了让孩子更好的自我发展,因材施教,以便今后更好的融入社会,生活幸福吗?

  所以,正是基于这样的社会刚需,“儿童发展观察评估体系”(CDORS)才得以应运而生。它借鉴了美国高宽课程评价体系,并融合我国《3-6岁儿童发展指南》各项指标,基于儿童发展常模数据,以3大维度、9大关键行为、20个观测点(即指标点)系统的评估儿童成长水平,是一套帮助老师观察与评价幼儿的工具,更能教会老师在一日生活中全面认识儿童、观察儿童、解读儿童,及时满足幼儿在发展过程中的需求,并且还能充分有效满足幼儿园所质量提升的需求。据不完全统计,截止2017年6月,“儿童发展观察评估体系”(CDORS)在重庆地区就完成了2000所幼儿园上线个区/县。

  我们希望通过科学的监测体系和完善的保教培训,全力杜绝此类事件永远不要发生,同心协力,众志成城,帮助更多的园所运用科学的体系进行规范化管理,消灭一切促发恶性事件与悲剧的诱因。

  同时希望对此次事件中,所涉及的家长和儿童进行及时有效的心理疏导与其他辅助治疗,祈求父母与孩子的身心早日康复,让阴霾从心底彻底散去,让孩子们重新回到幼教园所中,得到应有的陪伴、照顾与发展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